您的位置 : 手机端重庆时时彩源码 > 小說資訊 > 寧不歸楊靈兒馭鬼天師_寧不歸楊靈兒馭鬼天師小說閱讀

时时彩全天连中计划:寧不歸楊靈兒馭鬼天師_寧不歸楊靈兒馭鬼天師小說閱讀

今天小編帶來馭鬼天師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寧不歸,楊靈兒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田童,我以為的江湖,是白衣飄飄踏風而行的瀟灑,沒想到,卻是爾虞我詐群魔亂舞的涼薄。

馭鬼天師

推薦指數:10分

馭鬼天師在線閱讀全文

第3章豢師

距離寧不歸受傷已經第五天了,年輕人看著發呆的寧不歸,突然后悔自己跟著換到新牢房了。

雖然環境好許多,地上不再潮濕,睡覺有被子蓋,也不用擔心其他囚犯隨地大小便。

但整天面對一個呆子,也少了很多樂趣。至少,在之前的牢房,可以看仇橫欺負人,能解不少悶。

在第二天,文先生和高捕頭又來到牢房,一直等到寧不歸醒來。

寧不歸醒來后,第一眼看到高捕頭,突然激動起來,他恨的不是高捕頭抓他讓他受傷,而是不相信他,沒有去抓捕殺害妻子的兇手。

高捕頭被寧不歸的反應嚇了一跳,寧不歸因為激動,臉色變得更加慘白。

“出去!”文先生淡淡道。

高捕頭二話沒說走出牢房,出去后還把牢房門輕輕關上。

文先生和顏悅色對寧不歸道:“你別激動,我已經派人去抓捕殺害你妻子的兇手了?!?/p>

“真的?”被高捕頭一抓,寧不歸對官府的人產生了懷疑。

“當然,”文先生淡淡道:“不過為了盡快能抓到兇手,我需要問你幾個問題?!?/p>

寧不歸立刻道:“只要能抓到兇手,你盡管問?!輩恢?,聽完文先生的話,寧不歸立刻覺得他值得信任。

文先生微微一笑,道:“先從你上山祭奠亡妻開始說起吧!”

后面不用文先生問,寧不歸立刻把所有事情竹筒倒豆子般講述一遍,最后拿著玉鐲說道:“這就是婉兒留給我的?!?/p>

文先生接過玉鐲,翻來覆去看了好久,最后確定玉鐲的材質只是透明的石頭,根本不能算玉。不過他沒有說破,把玉鐲還給了寧不歸。然后問道:“你們村子的人都喜歡睡懶覺嗎?”

寧不歸被文先生突然轉化話題弄得一愣,半晌才說道:“村民都很勤勞,很多人天不亮就開始勞作了,你問這個干什么?”

“沒什么,”文先生淡然道:“只不過你村子里的人打昨天睡著之后,到現在還沒醒過來?!彼低?,文先生緊緊盯著寧不歸。

寧不歸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,對于發生這種怪事,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文先生觀察到寧不歸表現出的驚訝不似作偽,心中明白恐怕寧不歸所知甚少,不過他身上有幾處疑點,現在還不能放了他,最后笑道:“你好好休息,我去督促手下抓捕兇手?!?/p>

寧不歸突然起身,抓住文先生的手,感激道:“謝謝你,只要你能幫我抓到殺害我妻子的兇手,我給你立生祠?!?/p>

文先生抽回手,笑笑沒有說話,轉身離開。

看著寧不歸興奮的樣子,年輕人開口說道:“我勸你別太天真了,那個人不可能抓到殺害你妻子的兇手?!?/p>

“你胡說!”寧不歸立刻道,轉頭盯著年輕人,眼神十分兇狠。

年輕人嘆息一聲,道:

“首先,你沒有任何人證物證證明你妻子是被人殺害的,不管你能不能接受,你妻子真的死了,或許是有隱疾,或許是天數使然。

然后,人死之后魂歸輪回,就算你妻子執念強一些,能夠滯留人間多些時日,也絕不可能做到攝物移動或者在你喝下砒霜之后救你性命,鬼魂移物,就算有大氣運,也需要修行數年才能辦到。

最后,文先生不是好人,他在控制你的情緒?!?/p>

年輕人覺得自己說的很清楚了,沒想到寧不歸根本不領情,反而氣的渾身顫抖,面目猙獰,就要與年輕人拼命。

胡婉兒死后,寧不歸已經心如死灰,所以他才會選擇殉情。發現自己沒死之后,寧不歸將一切都歸結到是胡婉兒在冥冥中讓他活著,而讓他活著的目的,就是為了抓到殺害胡婉兒的兇手。

誠然,這一切都是寧不歸自以為是的幻想,卻是他活下去的動力,不允許任何人懷疑否定,這無關對錯。

看到寧不歸強忍傷痛也要掙扎著爬起來揍自己的架勢,年輕人只好無奈出手,將他打暈。

昏睡過去的寧不歸面部表情很平靜,只有這個時候,他才能獲得片刻安寧。

“是個癡情人,可惜是個傻子?!?/p>

年輕人憤憤不平,然后來到寧不歸身邊,伸手撫在他被打斷的肋骨出,手上散發出微弱的黃色光芒,為他療傷,加速斷骨的生長融合。

若沒有年輕人昨晚替寧不歸療傷,他今天只能躺著,連動都不能動。

療傷完畢,年輕人又陷入無聊當中,就連面對獄卒送來的美味佳肴都提不起胃口。

時間靜靜流逝,夜晚終于來臨,大牢內除了呼嚕聲,就只有老鼠吱吱覓食的聲響。

靠在墻上好像睡著的年輕人突然睜開眼,悄無聲息來到牢房門口,仔細聽了片刻,確定獄卒已經睡著后,回到牢房深處的角落里。

只見年輕人掏出一塊干凈的絹絲鋪在地上,然后從懷里拿出一個銅制香爐,小心翼翼擺放在絹絲上。

年輕人在香爐前坐正,卷起右手衣袖,將手腕正對香爐,然后左手持匕首快速在右手手腕上劃過。

鮮血從傷口溢出,滴在香爐上。

與此同時,年輕人嘴里念念有詞:“小綠,出來吃飯了?!?/p>

半響后,傷口逐漸停止流血,年輕人毫不猶豫再次劃出一道傷口,四道傷口后,香爐發生了變化。

青光從香爐里綻放,一個碧綠色的蛇頭從香爐里鉆出,張開嘴巴接著滴落的鮮血。

年輕人輕聲喚道:“小綠,快出來?!?/p>

綠頭蛇出來一點,吞掉一滴鮮血,又快速縮回去,只把頭留在外面。

年輕人不急不躁,一邊緩緩抬高手腕,一邊耐心呼喚。

終于,綠頭蛇經不住鮮血的吸引,倏地鉆出,一口咬在年輕人的手腕上。

只見這條綠頭蛇有一尺長,除了頭是碧綠色,身體呈現詭異的黑色。

年輕人任綠頭蛇蛇吸食自己的鮮血,左手先將香爐收起,然后才將綠頭蛇從手腕上摘下來,放在絹絲上。

把衣袖挽下遮住傷口,年輕人嘴里開始念誦招魂咒。

隨著招魂咒響起,悶熱的牢房頓時涌起寒意,從墻壁上、地上、甚至房頂上開始出現大團大團黑暗。

年輕人雙目緊閉,卻能準確感受到黑暗的方位,隨手凌空虛抓,便能從大團黑暗上撕扯下一小塊,然后打進綠頭蛇的體內。

原本吃飽喝足的綠頭蛇正安逸休息,被黑暗打進身體,蛇身立刻繃直,張嘴發出無聲的嘶叫。

年輕人臉上的肌肉也抖動起來,他和綠頭蛇命息相連,能夠清楚感受到綠頭蛇的痛苦。

但年輕人并沒有停下來,身為豢師,他選擇了暗黑之法飼養靈獸,早已做好承受痛苦的準備。

隨著越來越多的黑暗被打進綠頭蛇的身體,綠頭蛇體內的黑色快要蔓延到綠頭蛇的雙眼。

直到綠頭蛇變得奄奄一息,年輕人才停止施法,將綠頭蛇放回香爐。

收拾完畢,失血過多的年輕人靠在墻上,很快就進入了夢鄉。

年輕人所施展的是最低級的招魂咒,并不能召喚完整鬼魂,只能讓枉死之人留下的怨恨之氣顯現,所以年輕人才會選擇牢房這種怨恨之氣最重的地方。

隨著年輕人施法結束,大部分怨恨陰氣開始消散,但在屋頂的一團黑暗卻慢慢降落,下面正是寧不歸。

這一團黑暗明顯不是幽怨陰氣,而是有意識的鬼魂,當他發現自己不能控制移動的時候,驚慌失措想要逃跑,卻為時已晚。

只見寧不歸懷中閃過白光,鬼魂立刻消失不見。

第三天一大早,高捕頭和文先生再次來到牢房,把寧不歸帶走了。

年輕人還沒休息過來,模模糊糊看著三人離開,又沉沉睡去。等年輕人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。

伸了個懶腰,年輕人站起身來,發現寧不歸已經回到牢房,坐在地上發呆,送來的食物一點沒動。

年輕人可是餓壞了,沒去管寧不歸,直接狼吞虎咽吃了起來。

等他填滿五臟廟,才發現寧不歸不對勁,他一直保持著相同的姿勢,臉上面無表情,跟石頭一樣。

年輕人來到寧不歸面前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叫道:“喂!”

寧不歸沒有反應,連眼睛都沒眨一下。

“看來是真傻了?!蹦昵崛嘶氐階約旱牡胤?,看著寧不歸的背影微微嘆了口氣。

寧不歸心中有大執念,雖然他只是一個普通人,卻能強大到他可以無視身上的傷痛,為了亡妻不懼死亡,一往無前。

但他又很弱小,凡是牽扯到亡妻,寧不歸又像個傻子一樣。昨天還滿腦子抓殺害亡妻的兇手,今天就變成石頭人,這中間肯定發什么了什么,而且跟他的亡妻有關,可是他的亡妻已經死了,什么事能讓他發生巨大的變化呢?

年輕人心里很好奇,盡管寧不歸在他眼中有些瘋癲,卻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,癡情到這個地步,算得上世間少有吧!

年輕人很想問問寧不歸,可惜寧不歸就像真的化成了石頭人,一連兩天不吃不喝不動,就那么坐著發呆,整個人臉色蠟黃,眼睛通紅,眼窩深陷,眼瞅著到了死亡邊緣。

第五天,年輕人決定出手喚醒寧不歸,再這樣下去,寧不歸就真的死翹翹了。

然而,還沒等他出手,牢門開了,高捕頭和文先生準時出現,后面還跟著一個老頭。

看到這個老頭,年輕人心中立馬升起危險的感覺,身體不由自主繃緊。

老頭進來后,淡淡瞥了一眼寧不歸,然后目光落在年輕人身上:“豢師,呵呵,你師傅是誰?”

馭鬼天師

馭鬼天師

作者:田童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我以為的江湖,是白衣飄飄踏風而行的瀟灑,沒想到,卻是爾虞我詐群魔亂舞的涼薄。

小說詳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