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手机端重庆时时彩源码 > 小說資訊 > 寧筱筱傅瀾清是哪部小說_寧筱筱傅瀾清是什么小說

谁有时时彩缩水软件:寧筱筱傅瀾清是哪部小說_寧筱筱傅瀾清是什么小說

今天小編帶來蜜愛燃情:帝少囚愛99天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寧筱筱,傅瀾清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棉花朵朵糖,*寧筱筱從未想過自己會有這般離奇的遭遇。明明剛剛開始美好的初戀,卻被惡魔般的男人找上,逼著交出她和他的孩子。為了威脅她,他步步緊逼,手段用盡。讓她陷入眾叛親離的境地還不算,更是占有了她的身體,也踐踏了她的尊嚴??傷?,卻偏偏在他的咄咄逼人之下,愛上了他。然而,當知道他糾纏她的目的那一刻,她終于知道,自己的愛有多么可笑。她是有心人刻意安排好的,傷他的棋子。他,又何嘗不是她的劫難?傷她到心如死灰,度日如年……*

第4章送去紅燈區

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,她就這么被拷在床上,無人問津。

眼看著天漸漸黑沉下來,她卻一點辦法也沒有,只能這么干著急。

傅瀾清臨走之時的話讓她惶惶不安,一整晚就這么睜著眼,草木皆兵,門外一點小動靜就能夠讓她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。

直到天明,她因為心里害怕,竟然都沒有感覺到饑餓。

第二天一早,天空第一縷晨光照進屋子,她整個人有種筋疲力盡的感覺,然而腦子十分清醒。

門口突然傳來鑰匙轉動的“嘎吱”聲,她猛地瞪大眼睛,警惕地朝門口看去。

慕澤端著一個托盤,緩緩地走了進來。

寧筱筱心里萬分害怕,卻像是怕驚動了什么,小聲問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慕澤的臉上是一貫的面無表情,但語氣還算好,不溫不火:“寧小姐,讓你受委屈了?!?/p>

寧筱筱愣了愣,不明白他說這話是什么意思,一時沒有說話。

慕澤放下手中的托盤,又傳喚過一個女仆,從她手里接過一搭衣服,說:“你的衣服我已經吩咐下人洗好晾干?!彼底啪徒塹路旁諏慫拇脖?。

寧筱筱怔愣地看著他緩慢而從容地做著這一切,心里泛起無限疑惑。

“你要放了我么?”她有些害怕地問道。

慕澤沒有說話,她的視線又飄到床頭桌上的那個托盤上面,上面擺滿了吃食,看得寧筱筱肚子不禁咕咕叫起來。

她這才想起,自己已經整整一天一夜都沒有吃過東西了。

看著托盤中的食物,寧筱筱不禁咽了咽口水,“管家先生,你能不能跟傅先生求求情,我真的沒有騙他?!?/p>

慕澤抬了抬眼,態度幾乎稱得上溫和:“我姓慕?!?/p>

寧筱筱愣了愣,繼而說:“慕管家,那個……”

慕澤打斷了她的話,“寧小姐,我先放你下來吧,你先把衣服穿好?!?/p>

“???好的好的?!蹦泱閼獠畔肫鹱約夯構庾?。

穿好衣服,她有些拘謹地坐在床上,不知道該做些什么。

慕澤朝她點點頭,說:“寧小姐,先吃點東西吧,這么久沒吃飯,你也該餓了?!?/p>

寧筱筱頓時眼前一亮,游離的目光終于落在桌上那盤看起來讓她垂涎欲滴的飯菜上面,“我真的能吃么?”她有點不敢相信。

慕澤淡定地點頭。

他的溫和態度讓寧筱筱放下戒心,得到他的首肯后,不管不顧地抱著飯碗狼吞虎咽起來。

慕澤就這么平靜地看著她吃完了碗里的飯菜,甚至還在飯后遞給她一杯水。

她接過水杯一飲而盡,整個人恢復了一些活力:“只要誤會解開就好了,雖然昨天……”

慕澤突然打斷她的話,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冷淡:“寧小姐,恕我直言,這不是誤會?!?/p>

“哈?”

寧筱筱一時沒有反應過來,“那是……”

“飯菜里都被下了藥,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感覺四肢無力,頭昏腦漲,然后陷入昏迷?!蹦皆笳酒鶘?,居高臨下地看著她。

寧筱筱:“……”

“慕管家,你是在開玩笑的吧,一點都不好笑,哈哈?!蹦泱戕限蔚匭α肆繳?,眼底卻已經有了驚恐。

慕澤表情不變,絲毫不像是在開玩笑。

“你們……”她臉上泛起一絲失望,“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

慕澤搖搖頭,說:“這是少爺的吩咐,您還有五分鐘的坦白時間,否則會派人將你送進紅燈區?!?/p>

“紅燈區?”寧筱筱不敢置信的抬起頭。

“沒錯?!?/p>

慕澤的聲音平靜得幾乎殘忍,“寧小姐,我勸你最好據實以告,我想你也不希望最后被丟進紅燈區,最后人不人鬼不鬼的出來?!?/p>

慕澤說出那個字眼的時候,臉上沒有任何變化,就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。

然而聽在寧筱筱耳朵里,只覺得觸目驚心。

“這就是,傅瀾清所說的生不如死?”她突然覺得喉嚨里泛起一股酸水。

慕澤聽她直呼傅瀾清的大名,皺了皺眉頭,還是點了點頭,說:“是的,少爺并不想為難寧小姐,這也是迫不得已的下下策?!?/p>

她猛地瞪大眼睛,瞬間從床上一躍而起,沖進了洗手間。

慕澤依然淡定地站在原地,聽著洗手間里不斷傳來的嘔吐聲和水聲,眼底閃過一絲不忍。

寧筱筱憋紅了臉,伸出一只手指不停地往喉嚨里探著,感覺自己快要把胃都給吐出來了。

她在心里把傅瀾清詛咒了千萬遍,恐懼讓她的四肢都開始麻木起來,真的就好像藥效發揮的前兆。

“寧小姐,你還是實話實說吧,隱瞞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,無論你怎么抵抗,少爺最終都會達成他的目的?!蹦皆蟮納衾淅浯?。

寧筱筱沒有理會他的勸說,依然趴在馬桶上吐得撕心裂肺。

慕澤的眉間再次皺起,“寧小姐,你這樣不過是在做無用功,就算你把食物吐出來,藥物也已經吸收干凈?!?/p>

寧筱筱嘔吐的動作頓了頓。

慕澤繼續補刀:“你倒不如留點力氣以便接下來的反抗?!?/p>

寧筱筱捂著胃站起來,站到洗漱臺漱口。

“雖然并沒有什么用?!?/p>

“……”寧筱筱苦笑道:“傅瀾清真是好手段?!?/p>

慕澤見到她不怒反笑,倒是顯得有些驚訝起來:“寧小姐,你想清楚了么?”

寧筱筱自然是不會任由他們強行押走她的,可是她也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忍氣吞聲地開口:“我想見傅先生?!?/p>

慕澤疑惑道:“寧小姐想見少爺做什么?”

寧筱筱:“他不是想知道他的孩子的下落么,那就讓他自己來跟我談?!?/p>

慕澤:“之前寧小姐不是一直不肯據實相告,怎么這下又想親自告訴少爺?”

寧筱筱氣急敗壞:“我認輸了還不行么!他都做到這份上了,我還能怎么辦?!”

“那好吧,寧小姐請稍等,我先給少爺打個電話?!蹦皆籩沼詰閫?。

看著他走遠,寧筱筱心里不由急躁起來。所謂的孩子自然是子虛烏有的,她現在只不過是緩兵之計。

而下一步應該怎么辦,她還沒想好。

趁著慕澤走到窗邊去給傅瀾清打電話,寧筱筱偷偷摸摸地站了起來,一點一點地往門邊移動。卻在靠近門口的地方,看到外面站著的兩個彪形大漢之時,放棄了強行突圍的打算。

“呵呵……”寧筱筱望著那兩個彪形大漢尷尬地笑。

兩個黑衣大漢并沒有理她,只對她做了個請的手勢,寧筱筱只好無奈地返回房間里。

慕澤的辦事效率向來不慢,沒一會就和傅瀾清說清楚狀況,把手機擺在寧筱筱眼前。

寧筱筱:“……?”

“少爺說在電話里跟你談?!蹦皆笏底?,打開手機的擴音器。

寧筱筱一愣,目光死死地盯著手機屏幕,像是能把它給吃下去。

傅瀾清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,依然帶著十足的距離感:“你終于想清楚了?”

寧筱筱咬了咬唇,“傅先生,早上好?!?/p>

“……”傅瀾清沒有給她寒暄的時間,徑直說道:“說吧?!?/p>

寧筱筱:“說什么?”

慕澤的表情變了一下,傅瀾清的聲音也帶上了怒意:“你找死?”

寧筱筱趕緊補救:“不是不是,我知道了?!?/p>

“傅先生,電話里說不清楚,我能不能跟你當面談?”

寧筱筱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她只是下意識地拖延時間,雖然她也知道她的一切努力可能都只是徒勞無功。

傅瀾清:“當面談?你現在是在把我當猴耍?”

“傅先生……”寧筱筱的聲音里帶上了哀求,“昨天真的很抱歉,我現在很想跟你當面談清楚?!?/p>

傅瀾清:“沒什么好抱歉的,你現在說出來我可以既往不咎?!?/p>

寧筱筱心想,傅瀾清的不要臉真的修煉到一種境界。昨天明明是他無理取鬧,還差點把她害死,現在居然還一副網開一面的語氣,說什么……既往不咎?

真是可笑。

強忍著內心的不快,寧筱筱繼續道:“傅先生,我還是向當面跟你道個歉,能不能請你抽出一點點時間,我們見個面?!?/p>

傅瀾清:“不行,我現在很忙,有什么話在電話里說也是一樣的?!?/p>

說著他的話音一頓,聲音里帶上警告:“寧筱筱,你不要再想耍什么花樣,我不是你那個智商高達50的小男友?!?/p>

寧筱筱:“……”

傅瀾清似乎無論怎么樣都不肯見她,這讓寧筱筱一時沒了主意。她不禁抬頭看向慕澤,希望他能為自己求個情。

然而這顯然是她的癡心妄想,慕澤壓根連個正眼都沒給她。

傅瀾清沒聽見寧筱筱的回復,最后的一點耐心也消失殆盡,“寧筱筱,給你5秒鐘說出來,不然你就是再想說,也沒有這個機會了?!?/p>

寧筱筱哪里能說得出來?

她正想隨便胡謅個地址出來暫時應付一下,然而話還沒出口就被傅瀾清厲聲截斷。

他像是能夠隔著電話看穿她的心思,“寧筱筱,你千萬別想隨便說個假地址糊弄我,我只需要幾分鐘,就可以知道你話里的真假?!?/p>

“所以,不要試圖蒙混過關?!?/p>

寧筱筱頓時欲哭無淚。

咬咬牙,強硬道:“傅先生,你如果執意不出現,那我也沒辦法。在沒有見到你之前,我是不會說的?!?/p>

傅瀾清:“……”

寧筱筱沒有再等到傅瀾清的回應,他的下一句話是對慕澤的吩咐:“馬上送去紅燈區?!?/p>

“不要……”

可惜,寧筱筱的話音還沒落下,電話就已經變成了忙音……

蜜愛燃情:帝少囚愛99天

蜜愛燃情:帝少囚愛99天

作者:棉花朵朵糖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*寧筱筱從未想過自己會有這般離奇的遭遇。明明剛剛開始美好的初戀,卻被惡魔般的男人找上,逼著交出她和他的孩子。為了威脅她,他步步緊逼,手段用盡。讓她陷入眾叛親離的境地還不算,更是占有了她的身體,也踐踏了她的尊嚴??傷?,卻偏偏在他的咄咄逼人之下,愛上了他。然而,當知道他糾纏她的目的那一刻,她終于知道,自己的愛有多么可笑。她是有心人刻意安排好的,傷他的棋子。他,又何嘗不是她的劫難?傷她到心如死灰,度日如年……*

小說詳情